委鬼小宸

#荒椒#【 吾爱 吾生 】(2)

Lllly:





“我找不到我原来的主人了…”坐在贝壳里的少女怯怯拉住他的衣角 有些破烂的衣裙堪堪遮住那片耀眼的白皙 抿了抿唇 小心翼翼地开口,“您可以…收留我吗?”
他一向不屑于管这些小事 动了动下摆边轻轻松松脱离了她的揪扯 自顾自向前走去
“不要…不要走…”他听见身后少女带着哭腔地唤他,“我会很乖的…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求求您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他顿了顿脚步 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回转过身走到她面前 伸出手托起她的下巴:“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她眼泪巴巴地点点头。
他松了口气 淡淡瞥了她一眼:“走罢。”


“听说你收留了个女孩儿?”拥有黑色羽翼的大妖坐在树上懒懒地笑 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酒杯 指节竟衬得那白瓷还要逊色三分。
“嗯。”他头也不抬 自顾自斟了一杯酒。
“姿色如何?”
他倒酒的动作停住了 眼前浮现出初见时她握住他袍袖的模样 尾部鳞片还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眉目含愁 一双眸子水汪汪的 像极了被人抛下的小动物。
“尚可。”他垂下眼帘 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名字呢?”
“……”

“你叫什么名字?”他走在前面 余光瞥到她正在吃力地用贝壳一点点前移 不由得悄悄放慢了脚步。
“嗯?我吗?”她抬起头来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叫…”

“椒图。”
他舔去嘴角的酒渍 动了动唇瓣。


荒川睁开眼 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那个时候…
是他和她第一次见面…
现在想想 可不就真和受惊的小动物一个样?

荒川忍不住勾了唇角 掀开被子下床。
穿衣 洗漱 提了包关上门 一气呵成

第一节 地理课。

椒图垂着头 白皙的小脸上赫然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她掩着唇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偷偷瞧了一眼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荒川 有点委屈地瘪了瘪小嘴。

都怪自己昨天想太多了…怎么都睡不着…
可是…可是这也和老师有关系呀…

荒川不经意地回过头 看见了椒图的小动作 讲课的声音微微一顿。
一双狭长的眸子定在椒图的小脸上 恰好椒图抬起眼看向他 四目相对 他看见小姑娘慌慌张张低下头 还竖起课本挡住了自己的脸。

呵…
真是…可爱得紧啊…

“这道题 同学们自己再看一看。”荒川说着走下了讲台 踱着步子走到椒图旁边 敲了敲她的书桌 俯下身子。
“午休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荒川的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热气吐在她耳边 椒图“唰”的一下红了小脸 忙不迭点点头。

荒川满意地直起身子 走回讲台。


椒图站在办公室门口 抬起手敲了敲门。
“谁?”从里面传来荒川的声音 尾音微微上翘 带着点沙哑。
“老师…我是椒图…”
对方静默了几秒 椒图听见办公室里传来东西移动的声音 紧接着 办公室的门打开 荒川的头发还有点凌乱 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几颗 垂眸瞧她:“进来吧。”

椒图忐忑不安地走进办公室 捏着校服衬衫的下摆 荒川关上门 目光落在她的小手上:“不用那么紧张。”
“啊?好…”椒图赶紧放开了手 但又不知该往哪里放 只好把手背到身后。
荒川拖了把椅子给她 自己在对面坐下 长腿交叠 不咸不淡地招呼:“坐。”
椒图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 等待着荒川发号施令。
“昨晚没睡好?”荒川指了指自己的眼眶下面,“都有黑眼圈了。”
“还…还好…没有多晚呀…”椒图本能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眼圈
“我办公室里有床,”荒川说着放下了腿 作势起身,“你睡一会吧。”
“啊?”
这句话如同在平地上投下了一颗原子弹 椒图整个人傻掉了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结结巴巴地开口:“这、这不好吧…”
荒川闻言坐回椅子上 漆黑如墨的眸子锁住她的 轻笑了一声。
“哪里不好了?”

评论

热度(35)

  1. 委鬼小宸乌冬粗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