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鬼小宸

#直至再遇那日荒海花岛

北淵兔兒爺:

阴阳师手游同人文


荒×花鸟卷


咸鱼初次写同人文/拉郎BG还清水/特别的OOC
/文笔还特别差/不想看赶紧退出还来得及
设定刚抽就便快速肝起来的花鸟卷×六星厌世荒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花鸟卷。”


“荒。”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一个对人世间充满希望,一个早已对人类充满了厌恶。那时,正是庭院里樱花开的最好的时候,她就那么跪坐在画卷上,身边飞舞着各色鸟禽。而他却如狂风暴雨前的薄雾浓云,蹙紧了眉头且近似乎一言不发。


“荒大人,今日带我去外面看看可好?”
又来了,叽叽喳喳的小鸟在自己身边惹得满耳聒噪,关在这结界里与一群达摩一同守养,是“罪”有应得,何罪,自己也说不出来。对上那画妖无辜眼神,一想不悦往事,不由得压低声音强硬拒绝了她。“不带,那种热闹的地方有什么乐趣可言。”


“怎会没乐趣?微亮晨间炊烟袅袅,日昼下集市人来人往,夕阳西下并非是一日所了,游街又是灯火阑珊,月朗星稀下却是人声鼎茂,各类店铺摆得千百花样的素甜果子,玲珑娇小的玩具,野外花草芬芳…不能让我见一见么?”


“这世间何止如此美好?不过是愚蠢的阴阳师们胡编乱造,外界尽是食人骨啖人肉的各类鬼怪!尔等弱者何以存于此世?”荒沉了脸色双手握拳,打断她的幻想,开口吓得竟是让彩鸟儿躲进了画。“可我…不曾为人,困于画间也有许久。寻常景色我是半分未见过的,还请荒大人莫恼怒了……”如画女子已是将自己躲进了画中,成了浮于空中的卷轴,不再回他的话。


再过些时日,荒便见她换了身带了许多羽翼的红衣裙,仍是那般姿态跪坐在画上,身边飞舞着更多的鸟儿,她附近的花香更浓了,神情多了些超然的恬静,结界里便只有她了,达摩都不知去哪了。却发现她却是成长许多,大抵都是喂给了她吧,那人还真是重视她。荒冷笑一声,盘腿坐在她面前,眼底是如同深海般无尽的绝望。


“荒大人,若是一直皱着眉,心里的趣事就会变少了。笑一笑嘛?”她是不是没有记住上次的教训?荒蹙紧眉头,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听说荒大人,能开出人人都叹为观止的幻境来……我也想看看呀。”


“那得有人得被我打才行。”
其实无需攻击也能开出幻境,反正让这画妖记住疼了便不会再找自己了吧?看着她无知的点点头表示自愿挨打,荒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别扭的,感觉,有点慌。


“天罚.月!”八颗绚烂的流星砸在那画妖身上,自己憋着不让针女爆发伤害让她受了更多的苦,听着她受到伤害小小的抱怨声,荒莫名更是难受,立刻收了幻境,走前弯腰去查看她是否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


“我没事,那幻境真是美呀,那荒大人不如一同来看看落英缤纷吧?”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一阵悦耳鸟鸣声响起,她画下方地面开出来了一朵幻化的花,一时间,结界里全是从天而降的花瓣,她钻入画中再迅速出来,却是已经完好无损的样子,“虽不及大人的幻境十分之一引人入胜,但,也能保小命一条吧?”
“原来是奶妈,怪不得死不了……”荒不在意的把视线随意挪到别处,“阴阳师叫我把你带出去,说是外面经验多些…”


“荒大人又受伤了……”队伍后面总是传来这样的叹息,让荒第一次感觉到被关怀的感觉,那紫粉色的归鸟打出去总是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还不知那是系统的判定,总以为是花鸟卷的崇拜才特殊关照自己。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消沉了许久,连打副本时,幻境都开了好几次,让座敷叫苦不迭。


“花鸟卷,六星的生命狰。”荒捡起打完副本后的成果,把它递给正在望着远方的花鸟卷“谢谢荒大人。”荒注意到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奇的盯她许久。“你在发什么呆。”花鸟卷抱着一兜御魂,垂下眼睑用手摆弄着一个个蓝的紫的夹杂着些许金色的御魂。“我想他了。”荒以为是想那个整日在涂白自己脸的阴阳师,准备拉着她往外走去找他。“不是晴明大人,是我的,我的一位故人…也是心上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荒大人有那种挂念的人么?”


“没有。”他的印象里只有冰凉深不见底的海水灌入口鼻的感觉,在这之后,便是变成了这副模样。“他画了我,日日夜夜思念着谁,执念之深让我有了灵性,却不让我看他一人,他便积思成疾不久便去了”花鸟卷摇摇头,露出以往的微笑,“没有牵挂的事物也好,把这些御魂给晴明大人看看吧。”


俩妖走在队伍后头,一言一语的答着。
“为何总是归鸟会回到我身上。”荒很期待着某些答案询问着花鸟卷。“……因为大人的血最少啊,自然的就到大人身上了。”
“那,你的觉醒衣服。与我觉醒衣服颜色极搭…”仍是不死心的问。
“游戏画师的安排呀…好看吧…🎶”


……想要彼此了解对方还有些路要走。


【非,非常感谢您能看到了这里!这里第一次写同人文啊,以前都是喜欢自己写原创的!个人本来想着到后面写成文艺范的感情文,好像离得越来越远了……这个拉郎cp第一次试着割腿肉,如果,有人喜欢,将会加入一些paro来写段子!或许漫画更适合我呢…前半部分花鸟卷自己卷进画里是自行改动了,不是bug!】

评论

热度(33)

  1. 委鬼小宸春露朝花_鶯沼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