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鬼小宸

【荒椒】约(一)

栗子:

#cp:荒川之主×椒图
#会有车 预计四发完,中长篇
#bg向 有二设 引用了原作背景 大概会有ooc
#热爱关爱冷cp的我
#希望观看愉快 (小学生文笔)

  椒图时常会想到小时候的事。

  那一日她和贝壳一起游上了岸,看到了与往常都不一样的岸上的面貌。不再是青绿一片的树林,也不再是偶尔出现的时令点缀的赤粉花朵,她能隐约看到,稍远处褐瓦红墙的是人类筑造的房屋,和在她住于深海的礁石房是有很大出入的,虽然用处都差不多。她有些惊叹,爹爹常说与她的那些人类世界的美好与稀奇,竟不是诓她的,而眼前这从没看过的事物,让她更好奇了,人类的世界都有什么呢?只听说过那些柔软香滑的脂粉,还有晶莹剔透的糍团子,她想着若是能上岸便好了,定要用自己的双眼把许多新奇都记下来。

  父母受这东方川海领域的主人荒川之主之邀,来这里赴庆功宴,前不久荒川之主协同汇入海里各条溪流的管事收服了一只巨大海兽,避免了一场水陆的大灾难,她的父亲便是其中一条小溪流的管事,她家住在深海,而且是离人类世界很远的地段,每次不管游向哪出来都只能看到清一色的自然景色,她一度失望甚至快认为父亲大人是逗弄她,偏偏知道小小的椒图对人类世界充满了好奇。而此刻,她信了,方才她偷偷从宴会里溜出来,连那荒川之主都没顾得瞅上一眼,又急又期待的游上了岸,看到了这些以后,内心又更憧憬了,可是她还没长大没有办法化成人形在陆地上走路,意识到这个,她鼓着脸长长的吐了口气,伴随着故做老成但始终褪不去稚气的叹息。

  “汝小小年纪,为何在此叹气,是有什么心事吗?”在她没注意到的地方,凭空出现一道水流凝聚的漩涡,从里面走出来一人,低沉温厚的嗓音随即响在她身后。

  椒图皱着眉四处看了一番,依旧没找到声音的来源,有些胆怯的把身子蜷缩进贝壳里,“是谁?”她睁着眼四处张望,拉着贝壳边缘,维持着随时要拉下自保的状态,“不要怕,吾不是坏人。”那人蹲下身子用手轻抚着贝壳,它眨了下眼舒服的颤抖着,没一会自己打开了几乎要闭合的口,椒图缩成一团,懦弱的用余光瞥了一眼来人,男人还饶有兴味的看着小女孩的举动,而后竟看她自己松开来。这个人身鱼尾的女孩,坐在蓝色不停滴水的贝壳里,身着青底黑金纹边的和服,绀色不算长的直发垂在肩上,额前碎发均分在她圆嫩小脸的两侧,发际线中间佩戴了一块金色贝壳,珍珠光泽般的皮肤上稚嫩的双颊微微着粉,微蹙的细眉让人忍不住想抚平,配上那双水灵的蓝色眸子,他真怕她下一秒哭出来。

 好在,女孩并没有哭,她舒展眉头,眸光盈盈的盯着他看,却没说话,“汝一直盯着吾作甚?吾脸上有脏东西吗?”椒图摇摇头,伸手触碰了下他毛领上的鱼,小鱼一个弹跳把她惊的身子剧烈一抖,“它……竟然会动呀。”男人愣了愣,愉悦一笑,打开折扇轻拍胸口,眼睛微弯成一个弧度,视线在她身上久久没能移去,“哈哈哈……汝这小姑娘真是有趣的紧。”有趣是必然的,但比起有趣还多了些其他的想法,他便不得而知了,只是光这样看着她,心情就会大好,诸多烦心事与劳累都荡然无存了。

  椒图还看着浮在他毛领上活蹦乱跳得小鱼,也跟着笑起,她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把鱼穿在身上呢,想来这也要归属她所认为的新奇的事物当中了。眼前比自己年长许多的男人,五官深邃凌厉,俊生的脸颊两侧生了妖纹,明明有着雄厚气场的他竟会散发出温和的气息,紫色毛领上有几条淡淡发光的蓝色小鱼,银发戴冠束,青蓝色庸华的袍子更明示了他并非常人,当然这也是她多年后才意识到的。当时她只觉得他是个寻常长辈,可能是水中的妖怪,甚至也是自己的同类,会与她讲些她不知道的许多有趣的事,尤其看着略有好感,才愿意与他有所交流。

  “大叔,你可去过人类的世界?听说那里可好玩了!”椒图因为期待整个脸蛋充满朝气,他一时看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自然是去过的,但并非汝所期待得那般,怎么,汝想去吗?”听完他的话,椒图疑惑的微皱眉,垂下眼眸,手抵在唇下若有所思,“大叔和其他人不一样呢,爹爹和其他长辈告诉我,人类世界美好又有趣,大叔说这话,是在告诉我人类世界并不好吗?”她睁圆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又带着些许失落,仿佛是刚被戳破了美妙的梦境有些无助,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悔方才说的话了。

  男人有些无措的手悬在半空,想安抚她却不知从何下手,毕竟眼前的女孩还太小,自己说出的那些话对她俨然有些残酷了,收回手他迅速稳了稳思绪,“也并非是不好,吾方才说的是吾自己的见解,汝要亲自去领略才能知晓是好是坏,或许,汝眼里的世界与吾所见到的截然不同。”这个女孩单纯的像未被发掘出的宝物,干净又纯真,是他这样经历过沧桑和岁月得妖比不得的。

  “可是,我还没成年,无法化出人形……”刚有些燃起来的期望,一瞬间就落下了。她们一族的妖,生下来就是人身鱼尾的外形,只有过足了二十个年头方能去修行化为人形,用腿在陆地上走路用尾在水里游行,而她才是个不足十岁的小丫头,能化出双腿在陆地上走路,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个遥远又真实的梦。男子嘴角扬起,银色的眉轻挑,“吾能帮汝化出双腿,不过,只能化三次,汝要吗?”

  “真的吗?大叔可不是在诓我?”

  “吾从不诓骗人。”

  椒图眼里闪烁着前所未有的欣喜,她激动的抓住男人的手,“要的!椒图想去人类世界很久了!三次机会也不少了,我会好好珍惜的!”

  她欣悦的笑容盛开的那一刻,他觉得心里淌过一股暖流,情不自禁的攀上她软凉的小手,自己不知道为何也跟着愉悦了,见过各种大世面的他竟也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情绪高昂。“今日,吾也得闲,便带汝去京都看看吧。”他凝聚淡蓝色的妖力在鼓掌停留在她的腰处,缓缓划过,紧接着而来的是蓝色鱼尾幻化成了青色裙摆布料,到尾端时,她能清楚看到那处刚被被妖力带过就分出了双脚,“啊……好厉害……这就是人类的双腿吗?”她笑鼓了双颊,手伸进裙摆里去摸和她上半身表面一样的腻滑皮肤,不禁掩嘴惊呼,她轻颤着动了动下半身,甚至鼓起勇气分开了些双腿,与往常截然不同的感触让她难以镇静,以至于她颤抖的说不出话,“要不要试试走路。”男人继续变幻出白袜与一双淡蓝色面料的木屐,捧着她的小脚给她穿上。此刻他觉得眼前可爱的女孩于他而言有些重要,就如同发现新的海域一般,他很久没这般珍视的情感了。

  轻轻抱起她娇小柔软的身子,似羽毛的重量让他舍不得用大了力道,小心呵护捧在掌心,牵着她的手让她的脚尖轻触地面然后放平,但若没扶着她,她定是站不稳的。椒图根本没能适应丝毫,她还是惯性用着在水里游泳的方式并拢双腿,无措的扭捏着,“大叔……我不会走路……”男人笑了笑,转身化出了一个较接近人的形态,然后蹲下身子背对着她,“那吾背着汝吧,汝上来,吾带汝去集市。”椒图愣了愣,分开双腿她也是不会的,先用手攀上了他的肩膀,然后努力的试着叉开腿,但还是太艰难,她急得几乎要哭出来时,男人感受到背后的不安宁,用手绕后抱住她的小腿,然后起身,即使她的双腿压根没分开,但好歹也不是禁闭着的了。

  “贝壳,你躲在礁石后,等我回来哦。”临走时她回头吩咐了声,贝壳很听话的合上,然后蹦着去往礁石那。

  这一日里和大叔去人类世界的几个时辰被那时的她幼稚下了定论,这将会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虽然余生还很长。可回忆起那时的想法,她觉得好笑又伤感,几年前她第二次去了岸上,从日出找到日落,也没能寻到关于他的一丝消息,如今能打发时间的,便真的只剩那短短几个时辰的回忆了。

  但那一日她真的开了眼界了,绫罗绸缎,富丽堂皇的建筑,人间的美味佳肴,一路上她根本来不及眨眼,在大叔的关怀下,她总算能颤颤巍巍的走上几步,好在他一直在身边自己才没摔倒在地,也许要做个形容,她定是人类眼里咿呀学步的婴孩了。

  在他看来,何不是也是开了眼界,她一直挂在脸上的喜悦,还有学走路时顽强的毅力,自己从不会在乎的人界的小玩意,在她眼里却是稀物,他看着她,也觉得不同于处事的枯燥,是如发掘出稀世珍宝的乐哉。他出手阔绰,买了一对红玛瑙珠金簪欲要送她,逐见她对平庸的脂粉更感兴趣,“汝喜欢这些?”椒图站在那看了许久,“嗯,大叔我能否用海里的珍珠交换这些呢?”男人将她抱在怀里,“不用,吾给你买下,每样来一个吧。”

  “不可不可,爹爹说过,他人之好不应轻易授受,大叔帮我化成人形还带我逛京都,椒图已经很满足了,脂粉虽喜欢但也不能让大叔破财。”她拿过他手里装有脂粉的木盒,小心放回原处,这一言语举动愣是引的他当堂大笑起来,是不同于他笑过得任何一次,不敷衍并发自内心的愉悦,“哈哈哈……汝的爹爹还真是教了一个好女儿,那这样吧,汝把汝的珍珠贝壳送于吾,吾买下这些脂粉送汝,可好?”

  小小的女孩皱眉想了好一会,看了眼脂粉又瞅了眼衣袋里的珍珠,慎重的点了头,“可我怕,珍珠带的不够……”说着双手捧出衣袋里翻出的所有珠贝给他看,男人只取了一颗,告诉她,“这一颗就够了。”看着她疑虑的眼神,他把她轻放下,找来人类的店家算账,出门时打包好替她拿在手上,单手抱着她。她也没再多说什么,人类买卖的行情她不懂,但眼见大叔并不需要她手里的小物件,自己再抓着不放怕是会惹烦他了。

  再后来大叔带她去做了很多事,吃了软糯的米饭,还看了人类务农,这一日运气尚好,她还一睹了贵族出入时的繁华。男人其实并不对人类世界感兴趣,但为了让椒图玩的尽兴,他还是花了些心思的。只是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太阳落山时,椒图这才想起自己是偷偷溜出来得,应该赶紧回去了,她还意犹未尽,有些不舍的和大叔一起回向岸边。

  她本是个非常懂得珍惜的人,若不是与大叔做了约定,她也不会总想着能早点用掉第三次机会。



  “大叔,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



  “当汝用完这三次机会,吾会在汝第三次之后来找汝的,那时汝应该长大了,吾会助汝修行,之后汝便能随意幻化人形。”男人一路上抱着她,边和她说。椒图连连点头应答,“太好了!那我是不是只要用完第三次大叔就会来找我,然后帮我修行吗?”他薄笑道,“也不完全是,汝一族的妖都是要长足二十个年头才能进行修行化人身吧,吾能保证助汝早些修行出来,但汝也不能太小了,况且,人类世界也并非汝想的那般好,危险也是存在的,所以,若是没人带汝来陆上,汝定要等年长些在上来。”

  没过多久便到岸边了,椒图脸上带着笑,眸里印出他的侧脸却隐约忧伤,即使不用到二十但七八个年头不管是对当时的她还是后来的她都是无比漫长的。不过她始终没在他面前露出忧态,直到快离别时她坐在贝壳里笑着把额前贝壳饰物取下送与他,大叔接过,随后也从袖口拿出一对红玛瑙珠金簪,“椒图,汝送的贝壳很好看,吾把这个送汝,汝长成大姑娘便可以戴上,一定很美。”她有些紧张的接过,小心得收了起来,突然露出惊异之色,“大叔你怎么知道我叫椒图,那大叔又叫什么呢。”

  荒川轻揉她的脑袋,笑了笑,“汝之前可是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吾名单字一川。”

  “川大叔……”她试着念了一遍,直直看他,“那川大叔平日里会来看椒图吗?”她在他掌心用水流画出她住处,住在水中的妖都是用这方式告知他人自家方位的。

  他定睛一看,而后舒展开扬嘴一笑,今日笑得次数怕是几十年来最多的了,可没一会又有了愁容,皱眉轻抚她柔滑的侧脸,“吾要处理的事物太多,但得空会去看汝的。”

  “嗯,椒图等你来。”她真挚的望着他,蓝色的鱼尾也跟着摇摆示好。

  离别时夏日的黄昏泛着黄紫交接的光,打在蓝色静谧的海面上,小小的人鱼整个身子都熠熠生辉,在荒川眼里,美得不可方物。那之后在她十四岁那年他得空去找了她。那日她父母有些受宠若惊恭敬的接待了他,可偏偏那一天恰巧她不在,他失落无比,早早回去了,把带来送她的稀有蚌珠嘱咐了她父母要交与她。

  其实就是那一日她去了岸上,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失望的回来后也无心收下不认识的荒川之主送与她的那珍物。这么一晃,椒图也已经十六了,在细细品味了那几个时辰的回忆,她把玩着那对红玛瑙珠金簪,对着水镜将它插入发髻中。镜里明眸皓齿的少女,有些黯然伤神。

  过几日,她决定要用掉最后一次机会,她想,再次见到川。


#额写不出感觉_(:з」∠)_,将就看吧

评论

热度(130)

  1. 委鬼小宸不告诉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