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鬼小宸

【知乎体】什么是好的爱情?

野临:

#cp伪白


#是瓦不管的视角


#感谢太太 @想看见黎明的人 的授权


#虚伪视角请走这


#老白视角请走这


#我真的尽力了,但粮还是不好吃我也很绝望啊


 


提问:什么是好的爱情?


 


匿名回答


 


3.9w赞同 2k评论


 


事先声明,可能由于个人经历的不同,我所认为的”好“可能和这里的大多数人所想的不一样。在我将要讲述的这个故事里,并没有童话中常有的”happy ending“的大团圆结局——两位主角并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是天各一方,或许再也没有见面。


  


 


 


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主角,我们姑且称呼他们为B和W。


 


B和W都是游戏主播,我也是。


 


B是个有女朋友的人,我首先认识的他。女朋友很漂亮,性格也好,和B的感情也很稳定,就是两人分处两国,中间隔着时差和汪洋大海。除此之外,简直完美。


 


B是个好人,甚至都能得一个“重情重义”的名号。认识B的人都会这么说。


 


B的游戏玩的很好,但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不是很知名的小主播。之后换了一个游戏后,他似乎运气终于好转。上船的人数比以前多了不少,粉丝数猛的往上窜,热度也很高。


 


但B和以前的那个B没什么区别,依旧老老实实的按点播直播,传视频,和粉丝互动。非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话变得比以前要多了些,吐槽一套一套的。


 


我那个时候还很年轻。脾气暴躁,说话也不干净。又因为自己生活环境的原因,整个人都不是很讨人喜欢——我明白这一点,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改变什么的。B知道后,有事没事就拉着我改习惯,一两年下来,他几乎磨去了我身上所有扎手的棱角——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这么有耐心的对一个可以说的上是陌生人的我的,但他做到了。


 


W也是个主播,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大主播。但在他和我们相熟之前我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个大主播,游戏玩的很溜,在妹子们的眼中是个高冷男神,仅此而已。


 


排位赛中的高端阵营来来回回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何况他常在其中一个的榜首徘徊,为了提高胜率,为了能帮到和我一起组队的B,我没有理由不去研究W自己放出来的视频。


 


看到多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和B不同,W似乎从来都没有特别的在乎胜利与否。他在乎的是这个游戏带来的乐趣和挑战性,以及在越过这些后带来的满足感。W偶尔也会生气,但他的生气更像是小孩子之间玩游戏输了后的蹦蹦跳跳,没过一会就忘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还哼起了歌。


 


对比B有的时候被气到自闭,W的脾气真的是很好了。


 


 


说的有些多,言归正传。


 


这俩人的故事要从B的生日那天讲起。


 


连续两局B都匹配到了W,第一局全军覆没,B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直接选择了投降,然后开了下一局,结果又匹配到了W——又是全军覆没。


 


我还记得那一场我习惯性的去瞟手机,上面正放着B的直播——反正我也上了椅子,淘汰简直是迟早的事,不如用来看直播——结果就看到一群人在刷让B不要点投降的弹幕。


 


不投降干什么?拖时间吗?


 


下一秒我就看到W把B的人物抱到了地窖口,然后我飞天,B跳地窖。


 


……


 


“为什么不放我!!!!!”


 


点开赛后一看。


 


W:“生日快乐。”


 


…哦。


 


寿星最大。


 


你们开心就好.jpg


 


 


 


再往后就是晚上瞎玩的时候连续好几把都遇到了W,感觉对方玩的不错,又挺合口味的,彼此就交换了联系方式,约着有空一起玩。


 


这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俩人关系熟了起来后,之间的骚话简直就没停过,每天晚上的开黑简直就成了我的亮瞎眼时间。你说,两个大男人在直播的时候腻腻歪歪,gay里gay气的,时不时还飙几句车【明白的人都懂】,这实在是很难让人不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尤其是W,说好的高冷男神的设定呢?啊???


 


这就是一个心超大的逗比吧???


 


咳咳,我就吐槽两句,并没有说W不好的意思。


 


我的直播间里经常会有他俩的粉丝过来串门,时不时的会有人刷cp——当然是B和W的,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还经常听到B认真的对他的直播间说不要刷cp了,但依旧有人在刷。


 


有的时候B也会开开玩笑。


 


“啊?你问我和W什么关系?我和他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


 


这个时候W就会小声的笑一笑,然后恍若无事发生一般开始谢礼物。


 


还是那句话,那时我还年轻,完全没细想过为什么一向以高冷男神示人的W会没怎么反对在他直播间明目张胆的刷cp,后面又经常性的跑到B的直播间给B刷礼物,甚至还在B的直播间给他上了个舰长——当然,刷礼物和上舰长的行为经常发生在B情绪低落没有一起玩的时候。


 


像我之前说的那样,B的心态容易崩盘,有的时候就直接自闭拒绝和外界交流,这个时候往往就只有我和W两个人开黑。两个人自然是有些冷清的,往往在这个时候W就又变回了他的男神人设,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反而成了我。他偶尔低沉的笑几声,给我几句回复,手上的操作不停,转个身就又溜了对面屠夫五台机——简直,不能更帅。


 


 


 


W以前是不怎么熬夜的,即使熬夜也不会熬的太晚,但自从听说B要熬夜剪视频后他似乎也变成了夜猫子。我已经不止一次在早上醒来后迷迷瞪瞪的刷B的动态,发现下面的热评第一是W,时间和B的发布时间并没差多少。


 


有一次我就忍不住问了B,W是不是每天都熬夜陪他聊天来着。


 


“是啊,国服第一小丑在线陪聊,我可真是很有面子。”


 


我愣了愣,但很快就哈哈哈的笑了笑,应和了几句。


 


…这可不是一般的有面子啊…


 


 


 


当初和我们一起玩的还有另一个主播,姑且称他为G吧。G和W在一个城市,我和B在一个城市,由于B的关系,我和G的关系也不赖,有事没事就会一起聊聊,说说最近有什么比较好玩的游戏,有什么可以追的新番,当然,还会聊聊B和W。


 


一个很普通的晚上,G忽然跟我说,W约他出去喝酒了。


 


我倒是不怎么奇怪,俩人在一个城市,网上关系又不错,约着见个面没什么大不了的。


 


“W好像很难过…他现在喝的有点多,看起来醉得不轻。”G犹豫了一下,“…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老白要结婚了?”


 


我已经有些不太清醒的脑子努力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老白前段时间的确是跟我说过他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估计要和女朋友结婚了——但这和W喝醉又有什么关系?


 


“G你是魔人吧,言情小说看多了还是被弹幕刷多了,你还真的以为B和W有啥了啊。”


 


“不是,我就这么一说…”


 


G后面又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我也没用心听,就嗯嗯啊啊的糊弄着。G估计也明白我是困了,很快就挂掉了电话,估计去安排那个据说喝多了的家伙去了。


 


到了第二天,B跟我说,他下周结婚,不久就要退出主播界了,希望我去当他的伴郎。


 


我应了一声。我明白这是迟早的事,B已经快二十八九了,再让他继续做主播,他的身体迟早要垮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或许对他,对他未来的家庭而言都是更好的选择。


 


“你和W说了吗?”我问。


 


B犹豫了一下。


 


“我说了,但他…可能不会来吧。”


 


我没有问为什么。很明显,B和W发生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他不想说,我不想强迫他。


 


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W来了,还提前了一天。


 


我去机场接W的时候,他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我问他干嘛去了,他说他没睡好。


 


我没问为什么,只是尽职尽责的担任着我“向导”的身份。


 


那一天,我记得他很沉默。


 


我似乎是终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陪着他走啊走啊,一直到走不动为止。


 


我们俩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我盯着不远处的灯火,听着他拿出了一根烟,默默的点着,深吸一口,猛的喷出。


 


烟雾挡住了他的表情,我看不清。


 


“B他…”


 


“走吧。”他猛地站了起来,但又因为动作过猛有些没站稳,差点摔着——幸好我就在他旁边,及时稳住了他又坐回了椅子。


 


他似乎情绪更低落了,用双手捂住脸,背弯着,似乎要僵硬成一座雕像。


 


 


 


那一晚我是怎么带着他回到的宾馆,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二天在B的婚礼上,W的男神人设似乎又回来了,彬彬有礼,该有的礼节一样不少。


 


但那天他喝的酒比身为新郎的B都多。


 


 


 


B最后一次直播的时候,W给他刷了海量的礼物,似乎是想把之后几年的礼物一次性都送出去。


 


然而B只是沉默。


 


 


 


后来?没有后来。


 


B和我聊天时再也没说过W,W和我聊天时也再也没说过B——虽然他原来也没有。


 


这是一场荒唐的单相思,更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


 


但有些时候,正是因为它的无疾而终才美好,不是吗?

评论

热度(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