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鬼小宸

双标(A蓝)

磁化率:

OOC预警
误上升真人
不磕RPS
爱丽 20 sei 已成年
设定参考D5 杀机
首次试写 逻辑死

脑洞来自著名的“星星的男友爱丽放魅力蓝胖走地窖”






1.
因为排名靠前,他们在密封舱的等待时间比较长。
密封舱的顶端,正对他们的墙上被均匀的分割成块,显示的是前十监管者的战况。
沐木的眼睛理所当然的锁定着欲为,而蓝胖子,他的目光却不由移向了Alex。
幼兽已经长成。他年轻,健壮,拥有锋利的牙齿和尖锐的爪子,他是求生者的噩梦。
自己捡回来的孩子,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
这个认知让蓝胖子失望,愤怒,又诡异的有种成就感。

蓝胖子是在庄园门口捡到Alex的。十六七的少年缩在墙角,宛如无家可归的幼犬,对一切充满防备。
蓝胖子忍不住伸手去揉他被大雨淋湿的头发,果不其然被咬住了手。
“真野啊……”
身体习惯了刀气与处刑的痛苦,尽管少年的牙已经刺破表皮,嵌进骨肉,但少年的力气又能有多大。
蓝胖子任他叼着,用另一只手成功揉到Alex的头发。
少年的头发出乎意料的软,让蓝胖子想起了幼时隔壁家的猫,小小一只,奶凶地喵喵叫,用乳牙去咬他的手。
“要不要跟我走?”蓝胖子脑子一热,问了出来“环境不算好,但好歹也有得住。”
养个三五年,待他成年,就把他送出庄园。

“……胖……”
“……胖子……”
“……蓝胖子!”
“嗯?”
蓝胖子从回忆中挣扎出来,小沐木已经整装待发,站在密封舱中央。
“队友是谁?”蓝胖子检查着腰间的信号枪问道。
“白老师和次大人。”
“监管者呢?不会又是老欲为吧,”蓝胖子调笑道“要是地窖局你就稳了。”
“不……”小沐木看着蓝胖子,有些欲言又止“是……Alex……”

Alex,榜一的监管者,鲜有败绩,从未放人。
蓝胖子将手中的枪插回腰间。
从Alex选择监管阵营的那一刻,他们就注定将不死不休。

2.
密封舱底打开,坠落的失重感让蓝胖子在落地后,好一阵才缓过神。
湖景村,最大的地图。
蓝胖子有些虚,这张地图向来对求生者不大友好。

“火箭筒,要小心。”小沐木的声音夹在电流中传来。
蓝胖子应了一声,向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跑去。

沉闷的钟声在耳边响起,蓝胖子毫无防备地被校准失败后的电流击中。
太快了,他抬头看向虚拟屏,代表次大人的头像散发着刺眼的红光。
他给小沐木发了个定位,转身向船上跑去。

Alex是他教养的,自己的走位,他再清楚不过。
刀气穿过皮肉的痛让蓝胖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无情啊,”蓝胖子捂着伤口,擦身而过时感叹到“完全没有小时候叫我哥哥的时候可爱了。”
哥哥?Alex看着钻进船舱的蓝胖子,转身走上加班,我从来没认过你这个哥哥。

救不下来。
捂着不断渗血的伤口,蓝胖子果断给附近的白老师传了消息。
没用。
尽管白老师以身扛刀,次大人依旧没有跑出去。
“Alex果然很强,”蓝胖子收到次大人处刑前传来的讯息“他可能就是我们脱离这里的希望。”
希望……
蓝胖子对着Alex扣动了扳机。
从进入庄园的第一天起,他就再没看见过希望。

他们输了,求生者输了。
被扛在肩上时,蓝胖子没有挣扎。
Alex的冷酷无情他虽没见过,但也早有耳闻,榜上的积分也变相证实了这一说法。

“你好厉害呀,”蓝胖子趴在Alex肩上一动不动“果然是我这个哥哥教的好呀。”
气流随着说话的频率在耳边若隐若现。有点痒,Alex不由向旁边偏了偏头。
“这么沉默?果然还是小时候可爱。”
“你很喜欢我小时候?”
“对呀,”得到Alex的回应,蓝胖子有点小兴奋,他侧着脑袋,嘴唇无意间擦过Alex的耳廓“你叫哥哥的时候可爱的要命。”
蓝胖子完全没有察觉他们此时的动作有多暧昧,他回忆着曾经,在Alex耳边絮絮叨叨,煽动地嘴唇仿佛在不断亲吻Alex的耳朵。
“你不知道,我们都特别喜欢听你叫哥……”
“哥哥。”
成年人的嗓音消减了少年时期的奶气,多了一份沙哑,但熟悉的语调还是勾起了蓝胖子心底那个少年的影子。

“别急着走,等等我。”
说完,Alex将蓝胖子放下来,扔进地窖。他走进密封舱,迎来监管者生涯中的第一次一跑。

3.
Alex放了蓝胖子,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他这么会放了你?”小沐木点了支烟,吐出一个烟圈“我听说他追到地窖了,你们发生了什么?”
蓝胖子避而不答,转而伸手去夺小沐木手里的烟。
“你昨晚没有回来,”小沐木侧身躲过蓝胖子的手“欲为说Alex也没有回去。”
蓝胖子不答,继续夺小沐木手中的烟。
再次躲过蓝胖子的手,小沐木将烟头按在桌面上熄灭,在整洁的桌面上留下难看的黑色疤痕。
真难看,蓝胖子想,他低着头,额发垂落挡住他眼中的晦暗不明,沾染了污秽的东西,真难看。

“你和他做了?”明明是问句,小沐木的口气却格外肯定。
“你在说什么?”胖子扯过架子上的抹布,神经质地反复擦拭桌面的那个印记。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胖子,”小沐木摁住蓝胖子的手,沉下嗓子“什么时候?”
“跟你没关系。”
蓝胖子情绪不对。察觉到这一点,小沐木急忙扯住蓝胖子的衣袖“胖子,你听我说……”
“我说了,你别管我!”

小沐木一下子愣住了。
“你……”
他震惊的看着蓝胖子衣领下的斑驳,好半天没有说话。

蓝胖子首先打破了沉默。
“是的,我们做过了。”蓝胖子冷淡地将领口系好“昨天晚上,三次,也许四次,”他嗤笑一声,抬起头“我记不清了,因为到后面我就晕过去了。”

我应该安慰他,小沐木想,但当他看到蓝胖子的眼睛,脑子里组织的语言顷刻间土崩瓦解。
曾经的开朗与张扬消失不见,他的眼睛里,现在弥漫着满满的悲伤,绝望,以及压抑的疯狂。

“胖子,游戏还没结束,”小沐木伸手想安抚他,却在触及那青紫后缩回手“你……你……先冷静。”
“冷静?我很冷静,”
蓝胖子的确很冷静。
他不想让小沐木知道这件事,他怕污了他的眼。
自己……不像小沐木和欲为,他们为爱结合,就算到了生死关头,被纤细坚韧的情丝缠绕的他们,也会是梁祝般的凄美。
Alex……他和Alex没有爱。至今自己还活着,只是因为Alex对自己还存着几分欲望罢了。
但既然小沐木已经发现了,发现了他们之间病态的关系。
那就破罐破摔吧。
蓝胖子活动了下肩膀,优美流畅的腰线在上衣下摆若隐若现。
“Alex能放我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的唇角上扬,柔和的脸庞带上了一抹肆意的张扬“他想要我,我就给他,这场游戏,我们各取所需。”

TBC(?)

意图搞成一个系列 A蓝 欲沐 伪笑………
暑期限定的胖游格外好磕,游戏简直软到炸裂(小声逼逼)

日夜兼乘:

老白清唱了体面呜呜呜好棒

迅速剪了合唱……

我不会调音啥的所以老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希望老白虚伪一直开心下去啊

伪酱的纯音乐版体面也一起打包在里面了

链接

 密码: v5s4

超级小鲨:

怎么办我感觉我是个魔鬼:)

ps:魔人开黑时讲过的梗,是老白的梗哦~(´-ω-`):
大概意思是伪酱遇到他们之前是一只孤狼(嘛,反正我觉得未必,手动滑稽),在遇到他们三只哈士奇之后,伪酱学会了摇尾巴(狼本身是不会摇尾巴的)

这个梗没画完,还有一些,等我慢慢魔吧,嗯(╯3╰)~哼。
pps:这个动图太快了我会每张分开发的-_-||在这里:http://fourlines.lofter.com/post/1f6cceca_eec2d788

隔壁家的戚风蛋糕:

医生老白和魔术师伪酱
昨天晚上的对话
超甜的!
然后祝贺老白痛失亚军!
(请勿上升真人)
QWQ@

左栀°:

【魔人】 表情包09
嘤嘤嘤,各个魔人的双向选择
直男Alex.镇宅
内有:莉莉姐姐,Alex,欲为,小沐木,阿福,奈文摩尔,春去秋残,微笑,以及作为粉丝的我们。

伪白tag文章热度100+整理

伪白整理推文号:

#大家好!这里是伪白整理推文号w为了方便伪白的小可爱们找粮吃,推文号会定期整理粮食给大家


#每一位太太都是世界的珍宝,请不要吝啬你的小红心,这里表白每一位太太,爱您们❤


#中长篇或系列文如果一章超过100+热度,那么我们会把其余章节都放上来的


#请勿上升真人以及在直播间刷cp,谢谢


#如有遗漏或者推荐的文章欢迎来私信w会持续更新的




排名不分先后







【伪白】九亿八千万颗星尘


【伪白】花早开的一年


【伪白】交杯





白门弄魔


魔人者联盟饲养手册





【伪白】在第五人格中的一次游戏





【伪白】分寸


【伪白】 安慰


【伪白】背对背拥抱


【知乎体】什么是好的爱情?


【伪白】生病


【伪白】现实





【伪白】分手后





几个片段(虚白、六瓦)





伪白甜饼





【伪白】龙与骑士


【伪白】龙与骑士(番外)


【伪白】魔女的孩子


【伪白】背后灵


【伪白】缘分注定【R】





【虚白】知乎体:喜欢上一个主播是什么感觉?


【虚白】告白书


【虚白】下雨天的猫咪呼呼大睡


【虚白】论童话幸福的必然性


【虚白】去而不返的季节、秋时雨


【虚白】废弃乐园(1)


【虚白】摇篮曲





病入膏肓


病入膏肓2


执念【R18】【R】


【网游论坛体】818第五gay格的爱恨情仇





无人之境


【伪白】为时





当虚伪排位遇见老白


【伪白】喵喵喵


【伪白】老白的四川一日游





第五动物园





【伪白】烟火人生(上)


【伪白】烟火人生(下)





魔人老白在线游四川


说好的今天谁买菜来着?


记一次深夜直播





【伪白】有什么你万万没想到的魔人操作?[知乎体]


【伪白】三寸气


【伪白】黑魔鬼





喵喵喵?【R】





论莉莉姐是如何开启新世界的大门的





无题





【伪白】求不得 (喝到神志不清产物,慎入)


【伪白/同居30题】喝醉





随便写的hp设定伪白


【伪白】情书


【伪白】就是两颗奶糖…





【伪白】To cover onⅠ[欢脱甜糖?]


【伪白】To cover onⅡ


【伪白】To cover onⅢ[强势塞糖]





【伪白】【微瓦白】不可说





【伪白】因果报应(1) (2) (2)下 (3) (4) (5)





无题(1) (2) (3) (4)


无题





摇曳的灯火





两个不同阵营的人有结局吗(谈论体 莉莉姐我把你咔嚓掉了对不起)


魔人们的日常(莉莉姐抱歉我又把你咔嚓掉了)





【伪白】体面





魔人宿舍


【魔人宿舍】日常段子x2





【伪白】佣兵团启示录(上)





【伪白】不可结缘





【骚话】课代表划重点 02 03 04 05 07


关于那天紧握住的双手


【伪白】杀戮天使 02


【伪白】泡泡糖


【伪白】魔人宠物店 01





【伪白】style


【伪白】久别





伪白车【R】





魔人们的日常1-2 3 4 5 6 7





三年





兽人世界设定文【交_(:з」∠)_配吗公狼】-1


【交(。・ω・。)配吗公狼】-2 伪白兽人设定


【交ψ(`∇´)ψ配吗公狼】-3 伪白兽人文





【伪白】【歌】





[伪白]快乐很难 祝你平安





【伪白】窗





这几天看直播有感写的睿智同人文





[伪白]歌者


[伪白]金属破裂





【伪白】游戏





[知乎体]暗恋自己的好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如有bug请指出,麻烦啦

时莓:

      太太们好,我是阿莓。     
      我终于夸完试啦(趴)      
      发现太太们好像都没有发b站的粉红合        集,那我就偷偷地来发吧(笑)   
      太太们我对不起你们,我又没灵感了…       然后,请不要在直播间或视频下刷。我相信也知道太太们不会刷,但有些太太才入坑,可能不太清楚,所以我提下。因为莉莉姐已经很好了…前段日子,还在伪酱直播间看到有人刷老福特的伪白tag,所以就很蓝瘦,香茹…(欲哭无泪)      
     不想听我废话的太太们直接去搜b站搜吧,最后,感谢你能与我一样喜欢伪白。

   av25780462(土味情话,嘿( ´艸`))
    28:34分钟有管管客串的(真)娇喘
    131分钟与148分钟,68:17分钟交配警告。

    av24857505(虚某人什么都会,了解一下)
   第4P开头与最后1P  9:00分钟
   贼甜了❤️

   av26186216
   1:51虚伪与老白合唱一小段棉花糖🌸

   av26169238
   友情向,里面的虚伪超撩,我能听n久!

   av25721150(麻辣烫嘻嘻)
   大约17:12

   av25559318
   29:30持续土味情话

   av25364782
   63——66分钟,第3分钟

   av23359401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av24852485(第3分钟,老白视角)和av24554135(9:57,虚伪视角)老白是我女朋友🌷

   av25953372(虚伪我要那个板子)

   av25659981
  12:14(执着于摸虚伪的老白和执着于娃娃的虚伪)    28:28开始(我只教虚伪一个人小丑)

   av25602614(90:57,一瞬间,要不你改名…)

   av25478445(30:35  ,    46:30        ,  48:29    ,67:43         ,82:13)

   av25543273(开头和2:58,黑化医生专场)

   没了,(摊手)其实还有很多,但是,但是我就先分一个好了,会持续更新。期待会有太太们会有根据这些写文的,嘻嘻嘻。请不要在直播间和视频下刷,谢谢宝贝们。

  我们下个合集见~(❁´◡`❁)*✲゚*
  希望不要被他俩知道(大声)
  爱莉莉姐~♥也爱太太你们☆
 

【我最喜欢的三次元cp…曾经】

写这篇文,我不后悔

脱粉、退圈,我也不后悔


高端玩家伪x阿拉灯神丁白

【恭喜玩家 虚伪 获得本次大赛冠军】
【请选择您的奖励 奖金 奇遇】
竟然是二选一,这游戏这么小气的吗…
手指在这两个选项之间徘徊
那就奇遇好了,总是奖金的话也太无聊了
【恭喜您获得 阿拉灯神丁】
“什么名字啊这是,阿拉灯神丁?”
虚伪轻笑一声,抬手想把他丢进背包
“哇,你是魔人吗?!”
随着一阵烟雾升起,虚伪眼前出现了一个装束怪异的青年
肥大的裤子、尖尖的鞋子、以及…巨大的帽子
“有你这么对神器的嘛,魔人”
现在的NPC都这么智能了吗?虚伪想
“我叫老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专属神器了,我会帮你渡过各种难关的”
“什么啊这是…还有这样的NPC?”虚伪退出了游戏,小声吐槽道

虚伪不得不承认,老白很强
困难模式的副本有了老白就变得轻松许多,当初的选择还是挺正确的
“虚伪,打完这个boss,咱们去吃麻辣烫吧,好久没吃了”
“你吃过麻辣烫?”虚伪说着,手却没有停下来,一个漂亮的操作,boss巨大的身体倒下,散落一地经验
“没有啊,当然没有,所以才要去尝尝。走啦走啦!”老白催促道
虚伪叹了一口气:怎么像小孩子一样

看着对面被辣到转圈的老白,虚伪怀疑老白都要被辣成老红了
“不会吃辣就少放点啊”虚伪无奈地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老白
“虚…虚伪…”老白抹去被辣出来的眼泪
“嗯?”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虚伪被老白压在了身下
噗——
老白的身前露出一截银白的刀尖
“后面啊你这个魔人…”“老白!”
一阵烟雾升起,一盏灯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老白,消失了
【由于玩家 壹 于非战斗区攻击玩家 虚伪 已被取消 “大赛第二名”头衔并掉为1级】

【虚伪 已退出游戏】
虚伪摘下VR眼睛,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想什么呢虚伪,那只是一个NPC…
辗转反侧,待太阳没入地平线,虚伪还是无法入睡
把眼罩扔到一边,戴上眼镜,打开游戏

“虚伪你也修仙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虚伪看着眼前的老白,愣了神
“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啊魔人,我可是神器哎~”
“话说,救命之恩你要怎么报答啊~”
“喂,虚魔人!”
看吗,他不会有事的,他可是老白
“那…以身相许怎么样?”
“滚呐魔人,谁稀罕啊!”

【第八届大赛开始,请参赛者到大厅参加预选赛】
【恭喜玩家 虚伪 和玩家 X 进入总决赛】
【请双方确认装备】
虚伪晃了晃手中的灯
“老白?”
“哎我在呢,别晃了”
【比赛开始】
半小时
一小时
两小时
虚伪的精力渐渐跟不上了
“虚伪,别强撑着”
老白敲了敲灯身,发出咚咚的声音
虚伪只是摇了摇头
金黄色的光一闪而过
糟了!
噗——
一瞬间的失误足以致命
【本次大赛结束,玩家 虚伪 胜利】
场下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一阵烟雾过后,胜者却不知去向

虚伪猛的摘下眼镜
没事的,他还会回来的,我的老白,他可是神器

再次上线
“喂,虚伪!”
他猛地回头
“你是魔人吧!冠军在比赛场地突然消失,要吓死人啊!”是瓦不管的标准土拨鼠叫
不是他…
一天…两天…
如果再不明白,虚伪就真是个魔人了。喜欢上一个游戏里的NPC…
啪——
火光在黑暗中忽明忽暗,阳台烟雾缭绕,一如他消失时的样子
虚伪烦躁的把烟熄灭,登陆游戏
【您有1封系统邮件待查收】
【请选择您的奖励 奖金 奇遇】
虚伪心中一动,手指轻触奇遇
【系统发送中,请耐心等待…】
在期待什么呢…他只是一个NPC
摘下眼镜,又抽了一根烟,虚伪把头埋在枕头里

叮咚——
虚伪是被一阵刺耳的门铃声吵醒的
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起身开门
是一个快递员,鸭舌帽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脸
“我没买东西,你送错了”
说着虚伪就要把门关上
“虚魔人你怎么这么没耐心啊”
鸭舌帽被拿起,露出了老白的脸
“你选的奇遇,诺,你的阿拉灯神丁”
虚伪猛的抱住老白
“咳…魔人…抱得太紧了…”
老白反抱住身前的人
这回不会再离开你了,虚魔人


灵感来自于魔术棒(阿拉丁神灯)感谢我的本命魔(yan)术(yuan)棒~_(:з」∠)_

【知乎体】什么是好的爱情?

野临:

#cp伪白


#是瓦不管的视角


#感谢太太 @想看见黎明的人 的授权


#虚伪视角请走这


#老白视角请走这


#我真的尽力了,但粮还是不好吃我也很绝望啊


 


提问:什么是好的爱情?


 


匿名回答


 


3.9w赞同 2k评论


 


事先声明,可能由于个人经历的不同,我所认为的”好“可能和这里的大多数人所想的不一样。在我将要讲述的这个故事里,并没有童话中常有的”happy ending“的大团圆结局——两位主角并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是天各一方,或许再也没有见面。


  


 


 


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主角,我们姑且称呼他们为B和W。


 


B和W都是游戏主播,我也是。


 


B是个有女朋友的人,我首先认识的他。女朋友很漂亮,性格也好,和B的感情也很稳定,就是两人分处两国,中间隔着时差和汪洋大海。除此之外,简直完美。


 


B是个好人,甚至都能得一个“重情重义”的名号。认识B的人都会这么说。


 


B的游戏玩的很好,但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不是很知名的小主播。之后换了一个游戏后,他似乎运气终于好转。上船的人数比以前多了不少,粉丝数猛的往上窜,热度也很高。


 


但B和以前的那个B没什么区别,依旧老老实实的按点播直播,传视频,和粉丝互动。非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话变得比以前要多了些,吐槽一套一套的。


 


我那个时候还很年轻。脾气暴躁,说话也不干净。又因为自己生活环境的原因,整个人都不是很讨人喜欢——我明白这一点,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改变什么的。B知道后,有事没事就拉着我改习惯,一两年下来,他几乎磨去了我身上所有扎手的棱角——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这么有耐心的对一个可以说的上是陌生人的我的,但他做到了。


 


W也是个主播,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大主播。但在他和我们相熟之前我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个大主播,游戏玩的很溜,在妹子们的眼中是个高冷男神,仅此而已。


 


排位赛中的高端阵营来来回回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何况他常在其中一个的榜首徘徊,为了提高胜率,为了能帮到和我一起组队的B,我没有理由不去研究W自己放出来的视频。


 


看到多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和B不同,W似乎从来都没有特别的在乎胜利与否。他在乎的是这个游戏带来的乐趣和挑战性,以及在越过这些后带来的满足感。W偶尔也会生气,但他的生气更像是小孩子之间玩游戏输了后的蹦蹦跳跳,没过一会就忘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还哼起了歌。


 


对比B有的时候被气到自闭,W的脾气真的是很好了。


 


 


说的有些多,言归正传。


 


这俩人的故事要从B的生日那天讲起。


 


连续两局B都匹配到了W,第一局全军覆没,B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直接选择了投降,然后开了下一局,结果又匹配到了W——又是全军覆没。


 


我还记得那一场我习惯性的去瞟手机,上面正放着B的直播——反正我也上了椅子,淘汰简直是迟早的事,不如用来看直播——结果就看到一群人在刷让B不要点投降的弹幕。


 


不投降干什么?拖时间吗?


 


下一秒我就看到W把B的人物抱到了地窖口,然后我飞天,B跳地窖。


 


……


 


“为什么不放我!!!!!”


 


点开赛后一看。


 


W:“生日快乐。”


 


…哦。


 


寿星最大。


 


你们开心就好.jpg


 


 


 


再往后就是晚上瞎玩的时候连续好几把都遇到了W,感觉对方玩的不错,又挺合口味的,彼此就交换了联系方式,约着有空一起玩。


 


这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俩人关系熟了起来后,之间的骚话简直就没停过,每天晚上的开黑简直就成了我的亮瞎眼时间。你说,两个大男人在直播的时候腻腻歪歪,gay里gay气的,时不时还飙几句车【明白的人都懂】,这实在是很难让人不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尤其是W,说好的高冷男神的设定呢?啊???


 


这就是一个心超大的逗比吧???


 


咳咳,我就吐槽两句,并没有说W不好的意思。


 


我的直播间里经常会有他俩的粉丝过来串门,时不时的会有人刷cp——当然是B和W的,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还经常听到B认真的对他的直播间说不要刷cp了,但依旧有人在刷。


 


有的时候B也会开开玩笑。


 


“啊?你问我和W什么关系?我和他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


 


这个时候W就会小声的笑一笑,然后恍若无事发生一般开始谢礼物。


 


还是那句话,那时我还年轻,完全没细想过为什么一向以高冷男神示人的W会没怎么反对在他直播间明目张胆的刷cp,后面又经常性的跑到B的直播间给B刷礼物,甚至还在B的直播间给他上了个舰长——当然,刷礼物和上舰长的行为经常发生在B情绪低落没有一起玩的时候。


 


像我之前说的那样,B的心态容易崩盘,有的时候就直接自闭拒绝和外界交流,这个时候往往就只有我和W两个人开黑。两个人自然是有些冷清的,往往在这个时候W就又变回了他的男神人设,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反而成了我。他偶尔低沉的笑几声,给我几句回复,手上的操作不停,转个身就又溜了对面屠夫五台机——简直,不能更帅。


 


 


 


W以前是不怎么熬夜的,即使熬夜也不会熬的太晚,但自从听说B要熬夜剪视频后他似乎也变成了夜猫子。我已经不止一次在早上醒来后迷迷瞪瞪的刷B的动态,发现下面的热评第一是W,时间和B的发布时间并没差多少。


 


有一次我就忍不住问了B,W是不是每天都熬夜陪他聊天来着。


 


“是啊,国服第一小丑在线陪聊,我可真是很有面子。”


 


我愣了愣,但很快就哈哈哈的笑了笑,应和了几句。


 


…这可不是一般的有面子啊…


 


 


 


当初和我们一起玩的还有另一个主播,姑且称他为G吧。G和W在一个城市,我和B在一个城市,由于B的关系,我和G的关系也不赖,有事没事就会一起聊聊,说说最近有什么比较好玩的游戏,有什么可以追的新番,当然,还会聊聊B和W。


 


一个很普通的晚上,G忽然跟我说,W约他出去喝酒了。


 


我倒是不怎么奇怪,俩人在一个城市,网上关系又不错,约着见个面没什么大不了的。


 


“W好像很难过…他现在喝的有点多,看起来醉得不轻。”G犹豫了一下,“…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老白要结婚了?”


 


我已经有些不太清醒的脑子努力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老白前段时间的确是跟我说过他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估计要和女朋友结婚了——但这和W喝醉又有什么关系?


 


“G你是魔人吧,言情小说看多了还是被弹幕刷多了,你还真的以为B和W有啥了啊。”


 


“不是,我就这么一说…”


 


G后面又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我也没用心听,就嗯嗯啊啊的糊弄着。G估计也明白我是困了,很快就挂掉了电话,估计去安排那个据说喝多了的家伙去了。


 


到了第二天,B跟我说,他下周结婚,不久就要退出主播界了,希望我去当他的伴郎。


 


我应了一声。我明白这是迟早的事,B已经快二十八九了,再让他继续做主播,他的身体迟早要垮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或许对他,对他未来的家庭而言都是更好的选择。


 


“你和W说了吗?”我问。


 


B犹豫了一下。


 


“我说了,但他…可能不会来吧。”


 


我没有问为什么。很明显,B和W发生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他不想说,我不想强迫他。


 


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W来了,还提前了一天。


 


我去机场接W的时候,他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我问他干嘛去了,他说他没睡好。


 


我没问为什么,只是尽职尽责的担任着我“向导”的身份。


 


那一天,我记得他很沉默。


 


我似乎是终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陪着他走啊走啊,一直到走不动为止。


 


我们俩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我盯着不远处的灯火,听着他拿出了一根烟,默默的点着,深吸一口,猛的喷出。


 


烟雾挡住了他的表情,我看不清。


 


“B他…”


 


“走吧。”他猛地站了起来,但又因为动作过猛有些没站稳,差点摔着——幸好我就在他旁边,及时稳住了他又坐回了椅子。


 


他似乎情绪更低落了,用双手捂住脸,背弯着,似乎要僵硬成一座雕像。


 


 


 


那一晚我是怎么带着他回到的宾馆,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二天在B的婚礼上,W的男神人设似乎又回来了,彬彬有礼,该有的礼节一样不少。


 


但那天他喝的酒比身为新郎的B都多。


 


 


 


B最后一次直播的时候,W给他刷了海量的礼物,似乎是想把之后几年的礼物一次性都送出去。


 


然而B只是沉默。


 


 


 


后来?没有后来。


 


B和我聊天时再也没说过W,W和我聊天时也再也没说过B——虽然他原来也没有。


 


这是一场荒唐的单相思,更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


 


但有些时候,正是因为它的无疾而终才美好,不是吗?